DEK君

喜欢奇怪人设的变态

蛹(03)

*pupa paro

*严重ooc

*个别pupa原作角色出没,本章依然只有玛利亚

*或许很难接受

*大量有关幻觉的描写,务必要记住什么是现实,什么是梦。不然会有点晕。

*大纲和具体的设定解释在我lof里有。

就像突然从梦中惊醒一样。

巨大的怪物突然脱胎换骨,变换成另一副模样。

站在残余的尸体前的,仍是那个年轻的男孩,绿谷出久。

只是和怪物时一样,什么衣服都没有穿,光裸着身体。
鲜血在属于人类的白皙皮肤上显得更加刺眼。绿谷全身都布满了血迹,但没有哪怕一滴是绿谷自己的。

他呆呆地望着眼前的一片狼藉,好像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玛利亚顺手拿来一件斗篷,轻轻披在绿谷身上。

“不能在在野外光着身子啊。”

尽管听起来像是关切的话,但那种幸灾乐祸的冰冷语气令人发怵。

玛利亚瞥了一眼剩下的动物尸骨,被吃的很干净,地上只留下了断裂的骨头和残血。

“不浪费食物是个好习惯呢。”

玛利亚身后驶来了一辆救护车,穿着防护服的人下车,熟练地把轰的尸体装进尸袋,抬上担架。

就在这时,绿谷突然回过神来,一眼看到了被抬着的担架。

“等等,这是……”

他慌张地叫出声。担架上有一具尸体,因为装在袋子里,不知道是什么人。

是谁呢?

答案其实显而易见,进行这种推理思考最大的作用仅仅是略微舒解自己快要崩溃的精神而已。

轰同学……?

他……为什么?

千万别……如果还有其他可能……

“嘛,没什么。”

“轰君的尸体啊,我们会用某种适当的方法处理……”

他预先让自己有了心理准备,但听到“轰的尸体”时身体还是猛然失去了平衡。

“等等啊……”

绿谷无力地跪倒在地上,用哭腔不断重复着这句话,声音却小到几乎听不见。

“想起来了?”

“有没有记起来?是你……你的朋友是被你给吃的吗?”

模糊的一幕闪现在绿谷的记忆里,他惊恐地睁大了眼睛。

“啊啊,即使你变成了那种样子,轰君也愿意接纳你呢……”

“这么好的朋友,是被你……”

玛利亚恶趣味地抚摸着绿谷的脸。

“呼,毛骨悚然地发抖了呢……”

“不过真是太好了,变回了原来的样子。死去的轰君也一定会很开心的啊。”

绿谷在这种集中的刺激下颤抖地更加厉害。

“死……死了……”

“准确来说并不是死。”
“而是被你给咬杀了。”

这些话都如同利刃一般割着绿谷的心,他感觉自己的意识简直已经脱离身体,好像失去了身体的支配权一样。

我……杀死了……

我……把轰同学……

原本模糊的一幕越发清晰,甚至可以看清轰痛苦的表情。

“唔……”

干出那种事情的我……

好恶心……

强烈的呕吐感袭来,但绿谷还是用全部的力气爬向担架。

“呐……轰同学。”

“对不起……我已经……”

“啊啊啊啊啊!”

绿谷终于还是趴在尸体上痛哭失声。一切语言都变得无能为力,唯有痛苦的叫声才能宣泄此刻的心情。

谁都没有注意到,在月下悄悄飞过的红蝶。

“请问有人在吗?”

“喂,小久,你在吗?”

饭田和丽日在绿谷家门前敲了很久的门,也冲屋里喊了几声,但没人应答。

看样子绿谷不在家。

明明是上学的日子,绿谷却旷课没去学校,这对他来说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丽日叹了口气,停止继续敲门。她知道再这样下去是做无用功。

“绿谷他真的没事吗?”

“小久……去哪里了?”

绿谷把头深深埋在胸口,蹲坐在冰冷的地板上。任敲门声持续多久都没有过去开门。

他紧紧攥着衣袖,把平整的袖子拽成了皱巴巴的一团。

真的不是不想开门。

我……

对不起……谢谢你们为我担心。

无法原谅自己,杀死了轰同学。还是以如此残酷的方式,让他死前经受着巨大的痛苦。

在我不知道的时候,亲手杀了他。

绿谷感觉自己的精神又开始恍惚。

“小久,你怎么了?”

丽日关切地询问绿谷。

“那个……我为什么会在……”

饭田转向丽日,一本正经地说:“绿谷现在果然很疲惫,不是吗?”

“虽然这么说,但小久刚刚还很有精神啊!”

对了,刚刚大家都来我家了……

然后……

“小久,没事吧?要不要休息一下?”

“我没事……”

绿谷对着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出神地望着。

轰同学去哪了?

刚刚还说要过来的。

看见人,就无意识地去寻找轰的身影。

但是并没有,在这么多来来往往的人当中,怎么都找不到。

这种奇怪的不安感……可能是错觉吧。

他觉得很累,但不想扫朋友的兴,还是跟着他们往前走。

目光扫到玩具店货架,有一个造型怪诞的玩偶。

是一个有着玩具兔子一样可爱形状的绿色玩偶。但是兔子的脸却狰狞得令人害怕,瞳孔尖细,咧开大嘴呈现出诡异的笑容,嘴里还有仿真的利齿。

明明是个很难看的玩偶,绿谷却被它吸引了注意。

很奇怪,感觉自己要被那双眼睛看透了一样……

在什么地方见到过吗?

他突然觉得很空虚,身体软软的。

潜意识里有个声音不断重复:

“别忘记了!”

不要忘记什么?

想不起来,好像早就已经知道了……但现在怎么都想不起来。

“那个……我能先回去吗?”

“果然是身体不舒服吗?”

丽日显得很担忧。

但是……

有什么东西……越来越清晰,马上就会浮出水面。

对了……玩具兔子的眼睛,其实真的在哪里见到过吧。

某天森林里体型巨大的捕食者,用冰冷的眼神盯着面前的猎物。

“呜……”

他摔倒了,但对此已经失去了知觉。

这是……怎么了?

该怎么办啊……

这种感觉……

跟那个时候变成妖怪的感觉是一样的……

眼前的一切都开始扭曲模糊,声音也越来越远。

“小久没事吧?!还能走吗?”

就连丽日焦急的声音也变的虚无缥缈了。

“别过来!”

绿谷猛地甩开丽日伸过来的手,用尽所有力气向相反的方向狂奔。

“抱歉,丽日同学……”
“抱歉!”

他只能说出这些话,心中忍不住愧疚。

街上的行人,路边的小狗小猫,空中飞过的小鸟……
明明都那么熟悉……

这种事情,不要再想起来……

尽管不愿再想起,却对这个身体欲罢不能。

多么可耻啊……看着朋友和街上的行人,会有“好像很美味”这种想法。

不想去吃他们,可是肚子空空如也,脑子好像也变得很奇怪了……

“吃了他们。”
“吃了他们。”
“吃了他们。”

脑子里的声音又在不断重复。

完了……已经完了。

真的坚持不住了……

绿谷绝望地跪在地上。

我……即将要犯下永远都无法被原谅的罪过了……

“绿谷出久。”

他听到有人在叫他的名字。

后面有人紧紧抱住了他。

“绿谷,你没事吧?”

是轰同学的声音。

他震惊地把头转向后面,映入眼帘的毫无疑问就是轰。

轰好像是从很远的地方跑过来,汗水沿着脸流下来,滴落到地上。

“轰同学……”

“唔……”

那种感觉还在,随时都可能发作。

轰一把拉住绿谷的手,带着他往前跑。

“等会再说,跟我来这边。”

被拉着,身边的人和物迅速变换。

“等等……真的是轰同学吗?”

“我是不是在做梦?”

绿谷还没能反应过来。明明亲眼看到轰的尸体,为什么还能再次见到活着的他。

轰停下来,对着绿谷指了指自己。

“不相信吗?那就好好看看,不管从那个角度看都是轰焦冻吧?”

他的语气很认真。

“太好了……轰同学还活着。”

绿谷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喜悦之情。

他看到了空中飞舞的红蝶。

不是第一次看见这种蝴蝶啊。

糟了……那种感觉越发严重……

“不行!快点离开,我肯定又会变成那种怪物了!”

“没关系。”

轰把手轻轻放在他的头上。

“我会保护你。”

轰再次抱住了绿谷,让他的头埋在自己温暖的怀抱里。

“轰同学?”

街上的行人还是络绎不绝,城市依然按照原本的节奏运行着。

大概没有一个人想到,在偏僻小巷的某个废弃房间里发生的事情。

“哈啊……”

痛苦的呻吟声伴随着啃食东西的“咕嚓”声,地上蔓延开的血迹,以及脱下的衬衫。

赤色的蝴蝶围绕着二人翩翩飞舞。

绿谷很专心地啃食着轰的肉。不是传说中情人间挑逗性的啃咬,也不是在危急时刻为了反抗而用力咬住敌人。

很单纯地在摄取食物。

轰拼命忍耐着,但还是无法抑制地发出痛苦的喘息声。
已经极力压低了声音,这种肉体上持续的极端疼痛让他的意识越来越模糊。不知道自己如果昏过去,会不会安静下来。

不知道为什么,始终没有昏过去,一直能看到绿谷伏在自己身上,慢慢吃肉的情景。

其实没关系,这样反而能让自己更安心。

绿谷小心翼翼地咬下去。他还不愿做出过分的事,连可不可以咬都要好好问一遍。

他在哭,眼泪还在打转,没有掉下来。

轰看着眼前的绿谷,心里充满了某种无法形容的感情。

“没关系,绿谷。”

“因为我啊……也跟怪物没什么区别了。”

TBC

话说……这种题材应该很适合开车才对,但我才疏学浅,怎么都想象不到是什么场景……所以……我真是太浪费了啊啊啊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