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K君

喜欢奇怪人设的变态

蛹(04)

*pupa paro
*ooc
*或许很难接受
*场景有些跳跃
*大纲在我lof里有
*好想快点进展到后面……

知道被人啃咬撕扯的滋味吗?

肌肉撕裂,温热的鲜血四处飞溅,呼吸急促而杂乱。

闻着令人窒息的铁锈味,意识越来越弱。

然后身体变成了肉块……

“哈啊……呃……”

急促的喘息声……

只是听听就能感觉到这个人一定处于无比痛苦的境地。

“哈啊……”

衣服杂乱地扔在地上,帘子被紧紧拉上。

赤色的蝴蝶依然在徘徊飞旋。

真是漂亮的蝴蝶……但现在无心关注。

绿谷伏在轰身上,一口一口啃食着。

他很认真地在吃。从最初的心神不宁,到现在一心专注于进食,其实并没有多少时间。

轰能真切地感受到绿谷牙齿的锋利,像是肉食动物的牙齿。

刚才还没有发现……

绿谷的咬合力真是不可思议啊。

“轰同学……”

“很好吃……”

然后又是啃肉的嘎吱嘎吱声。

痛……

全身都在发抖,根本无法控制。

轰竭尽全力让自己不要发出太响的声音。

“绿谷……”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说了也没什么意义吧。

于是没有继续,只是机械般地,抚摸着绿谷的头发。


玛利亚看着显示屏上的画面,忍不住笑了起来。

“轰君很努力嘛。”

“玛利亚大人,让那两个人回去真的没问题吗?”

一旁的研究员神色紧张,生怕显示屏上出现什么变化。

“也许这样的话会在街上变成怪物也说不定呢。”

“那就太危险了!无辜的人受到伤害的可能性就会……”

“哎呀,那样不也挺好吗。”

玛利亚又露出那种奇怪的笑容,点着研究员,一本正经地说。

“研究多多少少会带来牺牲吧。”

“可那是关系到人命的事……”

“别激动,这也是没办法的啊。”

“而且这不是很有趣吗?”

“什么……”

那个研究员显然吃了一惊。

“我说很有趣啊,特别是那个时候的轰君……”

“呼呼……现在想起来还会兴奋得簌簌发抖呢……”

那天发生的事情……

“是的,可以……”

“绿谷出久就这样持续观察着,若是发生情况立刻向我报告。”

“我先挂了。”

走廊的一侧摆放着牢笼。整整齐齐地分成无数个隔间,每一个都贴着标签。

笼子里传来吱嘎吱嘎的响声。

她完全无视了这些声音,毕竟都已经听过很多很多遍了。

玛利亚掏出磁卡打开了走廊尽头的门。

“啊,这个是……”

屋子里一片狼藉,研究员们都昏厥过去,有什么人闯进来了。

“放心,只是让你们安静一下罢了。”

少年低声说了这句话,试图解释什么。

“真不可思议……”

“轰君。”

赤色的蝴蝶在他身边翩飞。

“你竟然还活着。”

“明明都已经被朋友咬死了……”

轰很不耐烦,眼前的这个女人已经说了多少废话,但出于最基本的礼节还是得等她说完。

玛利亚似乎还不满足于此,她贴近轰的脸,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

“轰君,为什么会这样呢?”

“够了。”

轰挣脱玛利亚的手,猛地甩开。

“别碰我。”

“绿谷在哪里?”

“你们对他做了什么?”

玛利亚反而一把抓住轰的手腕,把他牢牢制住。

他没想到一个女人竟然有这么大的力气。

“我可什么都没做。”

“我呀……”

玛利亚突然把刀挥向轰。谁也没看见刀是从哪里掏出来的,也许一开始就藏在了衣袖里。

即使轰已经尽力去躲闪,但还是在手臂上留下一道伤及动脉的伤口。

有血喷溅出来。

但仅仅是一瞬间的事情。

伤口迅速止血,以肉眼可见的惊人速度愈合。

轰此时的神情有绝对不次于看到绿谷变怪物的震惊。

这种程度的伤口竟然这么快就痊愈了,连疤痕都没留下。

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就说,果然是这样……”

“现在我明白你还活着的理由了。”

“你啊……”

“已经被感染了。”

“被什么?”

轰的神色突然有些慌乱。

“等等,该不会绿谷也……”

“猜对了呢。”

“没错,你们俩感染了至今仍然未知的病毒。”

“在寂静的地方,被发现的未知病毒。”

“pupa”

玛利亚慢条斯理地向轰解释道。

“普通人类在感染时就会死亡,不过也有非常罕见的情况。”

“和病毒产生同步而发生羽化。”

“羽化……”

“但是我非常好奇,为什么你明明被pupa病毒感染却没有发生羽化呢?”

“pupa给予宿主惊人恢复力的同时,会被难以忍受的饥饿感折磨。”

“病毒很快就会侵蚀宿主的细胞,让其变成巨大异形的样子,就像你的朋友那样。”

“所以啊……”

“你的身体很有趣……”

滴滴的警报声打断了玛利亚的话,随后电脑里传来焦急的声音。

“玛利亚大人,有紧急状况!”

“现在就把监视到的画面传到荧幕上。”

只见绿谷甩开丽日的手,拼命地逃走,满脸通红,带着悲伤的表情。

“提醒你一下,现在他是极度危险的状态。”

“这样下去再次羽化也只是时间问题了。”

“没办法,呼叫最近的部队将他捕猎吧……”

捕猎……

绿谷……

虽然不清楚具体情况,但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等等!”

“你们要对绿谷做什么?”

“呼呼呼呼……”

“轰君,真的有必要那么执着?”

“那我给你提个建议好了。”

“你……”

“能成为他的活祭吗?”

从来都没有听说过的概念……

但隐隐约约能感觉到其中什么意味……

“活祭?”

“没错,活~祭~品~”

玛利亚拿出了一个小瓶,在轰眼前摇晃。

“这是我制作的抗pupa药,有暂时抑制羽化的作用。”

“有这种东西为什么现在才拿出来?”

“不过这药还出于开发阶段……”

“不和人类的活细胞融合在一起,单独服药是没效果的啊。”

活祭……

人类的活细胞……

“能理解吗,从现在起,一生都要连续不断地被他啃食?”

“轰君?”

听起来真的很可怕。

完全成为绿谷的食物……

他会把自己当作一日三餐一样离不开……

真的可以做到吗?

我……不可能感觉不到痛苦。

但我不能放弃这种机会。

出于正义感吗……因为自己拥有了快速再生的体质。

或许只是因为他是绿谷?

如果是陌生人,也许我根本就不会考虑。

原因不清楚,但心中有一种意念,想让我作出选择……

“那是当然了……”

“是他让我从阴影里走出来,现在他需要我的帮助,怎么可能置之不理?”

“不需要等待,现在就把我带到绿谷身边去。”

不知道为什么,说出第二句话的时候,感觉很难受……

此刻心里想的全是绿谷的笑容,治愈人心的笑容。

有什么东西,一直就埋藏在心里……不得不用什么来掩饰。

现在真是不适合思考问题……

“轰同学?”

“没事吧?伤口完全……”

“是不是很痛……”

轰看着绿谷小心翼翼发问的样子,脸上摆出一副很轻松的表情。

“没关系,玛利亚也说过了吧?”

“现在我们不管什么样的伤都能瞬间治愈。”

“所以……”

轰拿起毛巾一点点擦拭绿谷脸上的血。

“被绿谷造成的伤也会干干净净地消失,一点痕迹都不会留。”

他又指了指自己左脸的烫伤痕迹。

“不过以前的伤疤貌似不会消除……”

“轰同学……”

“这个话题就到这里,去洗个澡吧。”

轰往浴室的方向推着绿谷。

“我先收拾一下。”

轰盯着眼前被血浸透的床单。

真麻烦……

要想把这个洗干净可不容易。

刚才又见到了玛利亚。

虽然很反感那个女人,但她的话还是不得不听。

“轰君需要每隔三天就吃一次药。”

“必须每隔三天来研究所取一次药,可以的吧?”

“如果真的是这样,一次性把药全部给我不就好了?”

“或者说,你还想给我们戴个项圈?”

语气中有明显的挑衅。

对于以前的轰来说,这种话不可能说的出来。

但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了……

接连不断的神转折让他觉得很累,下意识做出言语上的反抗。

明明知道玛利亚的恶劣,却不得不被她当玩具一样对待。

“保险起见,为了不让你们做太出格的事情哦……”

“开玩笑的啦~”

“其实这种药不能一次性大量生产。”

“而且我也想对你们的健康定期进行检查,防止病情的突变。”

虽然理由听起来很充分……

但轰知道她绝对没有开玩笑……

“等等。”

绿谷抓住了轰的衣襟。

“今天这种事情……要一直做下去吗?”

“轰同学要一直被我吃……”

“都是我的错……这样的事情我不想去做……”

他的身体在颤抖。

无意识地向轰身边靠拢。

“一定很痛吧……”

当然了……

当时感觉自己快要断气了

怎么可能不痛……

“对不起……轰同学,对不起。”

又在道歉……

他现在一定很恐惧。

“别这么说……”

“我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你死。”

轰觉得自己很差劲。

也许是不擅表达的原因,根本说不出打动人心的话。

说出口的东西就像动画片里的套路一样……

还是不想把身体上的痛苦告诉他。





评论(3)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