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K君

喜欢奇怪人设的变态

蛹(05)

*pupa paro
*或许很难接受
*少量出茶成分,友情向
*为什么还没写到卡酱登场(ಥ_ಥ)




“嗨,早上好!”

“早上好。”

“早安,丽日酱。”

“哈……好困,昨晚没睡好。”

伴随着学生们的招呼,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虽说时间还很早,但体育场上已经有很多学生进行晨练,声音此起彼伏。

轰很庆幸已经把体育器材室的门插上了……

能清楚地听到操场上的说话声,但操场上应该没有人会注意到这里……

“嘎吱”

刚刚的走神立刻被又一次袭来的痛感拉了回来。

绿谷又咬了一口,看样子还没有吃饱。

“呃……”

痛……

但在学校里可不敢发出什么声音。

这种事怎么可能愿意让其他人知道。

“绿谷……”

“稍微吃慢点。”

就差一句“别噎着”了。

绿谷吃起东西来可真是不留情啊……

这么大口大口的,如果是自己可没办法都塞进嘴里。

虽然很痛,但绿谷这个时候的样子,让人完全忘记那窒息般的痛苦。

沉浸在进食中,认真投入的陶醉表情……

就好像在说:

“肉肉啊……”
“真美味……”

像小孩子一样幸福。

看起来超可爱。

能让可爱的绿谷吃自己肉的这份喜悦……

虽然是痛了点,但真的一点都不亏。

所以说……什么时候我变成这种人了?

“已经吃完了?”

“嗯。”

轰拿出手帕,帮绿谷擦掉脸上的血迹。

绿谷自然地闭上眼睛,微微抬头,任轰用手帕摩擦着自己的脸。

成为绿谷的活祭品已经有一周了。

头发微微凌乱,眼睛湿润得就像蒙上了一层水雾。

带着刚睡醒般的迷糊神色,目光有些呆滞,脸红红的,有种和从前截然不同的,好像大人才有的色情感。

绿谷进食后的这种神情,为什么会那么可爱。

能看到这种表情的,也只有我了吧。

只属于我的,限定版绿谷出久……

这么想,成为活祭品好像也不是件坏事。

轰觉得自己的心态正在向变态大叔蜕变。

话说,自己真的能接受这些设定……

经过实验,证实了抗pupa药确实是有效的,可以保证绿谷在三天内只要服用足够的量就不会发作。

为了防止出现意外,二人决定同居,这样也方便互相照应。

感染了pupa病毒之后,自己就偶尔会有点玩世不恭,也许就像在末日降临前还能讲笑话的人吧。

请了一周的病假,现在终于该去上课了。

第一次和绿谷一起去上学。

绿谷显得很焦虑,小心翼翼,有什么话欲言又止,不时揉着自己的衣角。

“绿谷,有什么事吗?”

“那个……”

“变成这样,我还去上学,真的可以吗……”

“我是怪物吧……”

“要是在学校发生那种事情,我……”

他停下脚步,小心翼翼地对上轰的眼神。

“绿谷……”

听到轰的声音,他突然怔了一下,立刻对轰笑了起来。

“没什么啦,不用为我担心!”

“我开玩笑的啦,开玩笑!”

然后背过身去,拉着轰要向前走。

轰望着他的背影,却不知道该怎么说。

其实轰一直都明白,现在这种状况根本就不是该去学校之类地方的时候。

但是,至少……

至少在我死掉之前还是……

“喂!”

“上鸣……?”

“你这家伙都一周没来学校了,班上同学都超担心你的啊!”

“等等,轰你的衣服上……”

上鸣电气揪起轰衬衫的一角,“这是血?”

确实,虽然只有一点,但衬衫上有明显的红色痕迹。

“是番茄酱。”

轰面无表情地撒了谎。

“原来如此,抱歉啦。”

因为是轰,所以没有被怀疑。

最好还是不要太招摇吧……

下节课是体育课。

绿谷看着兴致勃勃的同学们,犹豫再三,还是跟老师请了病假。

一运动就容易肚子饿,万一突然发作就糟了。

果然还是在一边看着比较好……

被别人看到受伤瞬间痊愈也会很麻烦……

万一发生羽化袭击大家的话,这可不是能挽救回来的事……

“小久!”

肩膀被拍了一下。

“你还好吗?”

“都请了那么多天的假……我以为小久再也不会来学校了……”

“丽日酱一直很担心你。”

是蛙吹的声音,不知道什么时候她也到这里来了。

“一定要快点好起来啊!”

“看到绿谷变得有精神,我们也会很高兴呢。”

不光是她们俩,还有同学们也来了……

“谢谢……谢谢你们!”

绿谷感觉眼睛酸酸的,泪水夺眶而出。

但这次是笑着流泪。

那么多朋友都在关心自己……

很开心,很感动。

他们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但只要有这份心就已经够了。

“让你们担心了……我没事。”

这就是轰同学要把我带到学校的理由,现在有点明白了……

如果我还是个普通人,那该有多好……

他又看见了,和上次一样红色的蝴蝶从自己头上飞过。

不知道是不是巧合……

那一天,在遇到流浪狗之前,也见到了红蝶。

那好像是第一次看到这种漂亮的蝴蝶。

之后就经常能见到,尤其是在自己身边。

很美,但有种奇怪的感觉。

一天不知不觉就过去了,转眼间就到了下午。

思路已经清晰多了,现在应该能思考从那天开始的事情。

我接触到携带病毒的流浪狗血液,感染了pupa病毒。

轰同学应该是因为我的血,也感染了病毒。

我是稀有的个体,没有因为病毒死亡,反而羽化成异形怪物。轰同学也没有死,但他没有羽化,和我一样得到强大的恢复力,却还保持常人的模样。

我感染病毒之后,就一直恍恍惚惚,处于不冷静的状态。这也许是病毒的作用,对人的意识产生了干扰。

服用抗pupa药后,身体渐渐有所恢复,但仅仅是外表上变回人类,身体还远远达不到正常人的状态。

恢复力比起没服药时有些许下降,但目前新的伤口依然能瞬间愈合,断肢的情况还没尝试过……

不知不觉,又开始像以前那样碎碎念……

手机突然响起短信提示音。

绿谷掏出手机,看到上面的内容后睁大了眼睛,脸色变得苍白,慌张地想要离开,差点被椅子绊倒。

轰也收到了相同的短信。

他焦急地跑过来,一把拉出绿谷的手就要往门外冲。
“轰,绿谷,现在放学铃还没打,你们俩要去干什么?”切岛好奇地问道。

他突然看到了轰冷冷的眼神,不是以前那种漠然,而是带着刻骨的恨意。

“抱歉,我们必须得走了……”

绿谷迅速亮出手机屏幕。

“因为今天是——29号肉类特价日!”

“唉唉唉?!”

只见手机上色彩斑斓的广告页,是某知名超市的促销广告。

“绿谷你在搞什么……”

“怎么跟家庭主妇的动机一样啊!”

“不仅仅是这样!今天是周三,五点前可以攒双份的购物积分!”

绿谷一本正经地解释,平时妈妈的购物经验现在派上了大用场。

“这样的话……那就快点去吧,小久。”

绿谷感激地看向丽日,她帮自己很多次了。

“小久……”

“怎么了?”

“明天也要来学校啊!”

“我们都会等你。”

丽日的眼神中有超乎寻常的坚定。

轰看了一眼教室里的同学,拉着绿谷奔向外面。

“吧嗒”一声,门关上了。

丽日盯着关上的门,叹了口气。

小久犯了个严重的错误,今天明明才27号。

虽然只是日期错了,但事情应该没这么简单。

小久虽然偶尔会帮忙碌的妈妈买东西,但狂热程度怎么可能像经济紧张的女人一样……

轰君也是……他们竭力隐瞒,不想让其他人知道。

既然这样,就别贸然干涉了……

“轰同学,我们现在……”

“别说话。”

轰几乎是硬拽着绿谷飞奔,他现在什么都顾不上了,必须快点离开这里……

虽然只有一分钟,但刚才已经在教室里耽误了时间。

一个人直直挡在了他们面前。

看来,还是晚了。

“现在,禁止通行。”

“你们二位……”

“能不能跟我来一下呢?”

面前的人满脸笑意,却拎着一把匕首。



From Maria
现在,立刻从学校逃走。




TBC

丽日其实已经察觉到了吧……
以御茶子酱的观察力,pupa的事情最后瞒不住她的。

评论(3)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