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K君

喜欢奇怪人设的变态

蛹(06)

*pupa paro
*或许很难接受
*ooc
*少量胜出,不会改变最后的cp走向
*大纲和具体设定在我lof里有





“滴答”

是水滴下来的声音。

身体动不了,也什么都看不见。

能清楚地感觉到冰冷的束缚,大概是铁链吧。

手背到身后被捆起来,双腿也被绑在一起,身体被铁链牢牢固定在了椅子上,无法动弹。

这是哪里?

我怎么会变成这样?

“铿”

这是金属碰撞的声音……

听到这种声音,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好可怕……全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眼前只有一片黑暗,反而对清脆的声音更加敏感。

究竟是什么声音……

接下来我会被怎么样?

这样想着,绿谷出久本能地开始挣扎。但只是在做无用功而已,铁链只是微微动摇了一下。

糟了……

我听到……帘子被拉动。

有人走过来了……

下巴被粗暴地捏起,被强制抬起头。

甚至……能感觉到有什么尖锐的东西与空气摩擦,在向自己靠近。

是什么?

不要……

“别过来……”

他不自觉地轻声呢喃着,然而因为恐惧,声音都打着颤。

不要过来……

即使隔着蒙眼的纱,也能看到即将来临的危险。

他想起儿时小伙伴们捡到的一只蝶蛹。

有个恶作剧的孩子拿钉子插穿了蛹,眼睁睁看着蛹流出里面的混浊液体。

我该不会……

和那个蛹一样,被杀死呢?

“不要……”

“救救我!”

恐惧,绝望,惊慌。

黑暗之中,他好像看到,有什么东西睁开了眼睛。

有异常的响动。

“你想干嘛?这里一般人是不可能……”

握着手术刀的研究员吃惊地质问闯进来的外人。

“等等,你难道是……”

研究员把刀握的更紧。

“哇啊!”

“住手,你……”

“别过来!”

“唔啊……”

仅仅是一瞬间的踢打声,接下来就是研究员们此起彼伏的惨叫。

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麻烦死了……一群杂鱼。”

他感觉到有一只手伸过来,触碰到他的脸。

虽然并不温柔,但没有一点恶意,略显生疏地拨弄着自己的头发。

“刚才很危险,你没事吧?”

男人的声音……

谁……?

不是轰的声音,也不是自己记忆中的其他任何一个男人的声音。

这个声音如同从另一个世界传过来,赋予这个黑而冰冷的环境唯一的生机。

不知为什么感到很怀念。

就像有人拉住了自己的手,让人有种莫名的安全感。

对了……

“请问……你是谁?”

“谢谢你……”

“请问你要做什……”

对方贴近他的脸,甚至能感觉到呼吸的热量。

绿谷突然睁开了双眼。

遮眼的纱布已经被扯下,随意扔在地上。

旁边只有几个浑身是血,不省人事的研究员。

那个人不见了。

就像做梦一样……醒来的时候就消失了。

“这是……”

锁链已经被解开了,稍稍用力就“咔嗒”滑落下来。

他吃力地站起身,环顾四周。

这里好像是某个实验室。

桌子上是不锈钢的手术器械,这大概就是恐怖的金属碰撞声的来源吧。

刚才真是好险啊……

“快点逃走……”

“不要去黑暗的地方……?”

他想起救自己的神秘人刚才说的话,确定没有人醒来后小心推开了门。

门外没有灯,走廊上很暗。

但他还是毅然决然地前进。

“切……”

“别在六道的十字路口里迷失了喔……”

暗处的金发少年盯着他的背影,不知道是对他说话还是在自言自语。

总之,他什么都没听见……

前面看到了光。

太好了,是出口……

“呃啊……”

绿谷猛然转过头去,他听见背后传来了微弱的声音。

是轰同学吗……

必须先去找他才行。

于是他转身,走向了相反的方向。

“喂,那边可是……”

金发少年忍不住出声阻止。

可他依然听不到暗处的声音,自顾自地往前走。

走廊的另一端,是被黑色帘子遮住的门。

他拨开厚重的帘幕,小心翼翼地探出头。

只有大型的监视器,以及趴在上面,不知道是睡着还是晕倒了的研究员。

安安静静,没有轰的身影。

房间的另一边也被帘幕遮住。

声音一定就是从那里传出来的。

帘幕后面,是一片开阔的空间,隐隐约约能看到亮光。

他不顾一切地飞奔,想要尽快抵达那里。

“绝对不要去黑暗的地方……”

那个人说的究竟是指……

映入眼帘的是一块巨大的荧屏。

“什么……”

一个人被开膛破肚,鲜血淋漓,连地上都有一摊摊血迹。

他被几个医生包围着,他们手中的刀还没有停下。

手术台上的人……是轰同学。

什么啊……

这是……

“刚才我可是给你原话说过了……”

“绝对不要去黑暗的地方,无论看到什么,无论听到什么……”



tbc


心疼轰总,不挨几刀怎么追到妹子(并不)
轰总在我笔下怎么变得那么惨,这是个需要思考的问题(ಡωಡ)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