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K君

喜欢奇怪人设的变态

蛹(07)

*pupa paro
*或许很难接受
*ooc
*以后好像会很忙啊……


如果说那是标本,未免也太过残酷了。

四肢伸展开的模样像是蝴蝶。

慌忙蠕动的模样像是幼虫。

而将内容物暴露出来的模样仿佛是破损的蛹。

绿谷呆呆地看着巨大的荧屏。

那些人,活生生把他开膛破肚,连里面的内脏都被取出观察。

伤口竟然还在不断愈合。

“呃啊……”

轰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然而他连发出声音的力气都快耗尽了。

“给我稍微安静点!麻醉药的剂量还不够吗?”

主刀者显然很不满。

“神田先生,不管用了多少都没有效果。”

“哼,pupa病毒吗……”

“这病毒竟然连这种程度都能做到,可真是个难题啊……”

“喂,你看。”

另一个人紧张地指着盘里蠕动的一团。

“刚才从他身上掏出来的内脏已经复活了……”

“这已经不能算是人类了吧……”

“吵死了……给我好好干活。”

被称作神田的医生没有对此表示惊奇,又开始了手上的工作。

“把两个未成年人绑架到这里解剖……你们才是精神不正常吧。”

轰吃力地迸出一句话,手术刀仍然没有停下来哪怕一下。

“真是让人不爽的眼神……”

“你好像搞错了,这可不是绑架。”

“应该称之为——隔离。”

“这和老虎狮子是一样的道理,对人来说危险的生物都应该被隔离到社会之外,没错吧?”

神田专注地解剖着他的内脏,漫不经心地作出解释。

“不过,安心吧。”

“我们和那个女人不一样,你们的资料就让我为医学的发展和人类的未来做贡献。”

“啧……”

轰突然笑了起来,紧紧盯着那人的眼睛。

“为人类的未来做贡献?”

“真是漂亮的口号,可你看起来可是相当兴奋……”

“不要!”

看到另一个人从后面的架子上取出那闪烁着金属光泽的大物件,绿谷发出了惊恐的叫声。

那可是电锯啊……


轰先是吃了一惊,又恢复了从容。

“用这种东西……真是个变态……”

“小鬼……”

神田用力把刀摔到手术器械盘上,接过了电锯。

“勇气可嘉,但也要看看是什么场合。”

“不然会发生让你追悔莫及的事情。”

绿谷无力地跪倒在地,紧紧闭上眼睛,他不敢再看接下来的事情。

怎么办……

感觉好难受……头晕晕乎乎的,身体一点力气也没有了……

要是不快点到轰同学那里去的话……

他会死。

才不要……这种事情绝对不能发生。

他握紧了拳头,又伸手把凌乱的头发捋顺。

我……

一定要去把轰同学救出来不可!

他扶着墙,一点点挪动着。

拜托了……我的腿,快点动起来。

不能再待在这里了!

等着我……




“好了,这样就全部完成了。”

神田松了口气,把器械放回原处。

“立刻把这些送往本部,那些老家伙应该早就迫不及待了。”

黑色的布紧紧包裹住手术台上的少年。

“是……是的,可是……”

助手们唯唯诺诺,不敢开口说什么。

“怎么,你们事到如今还觉得害怕?”

“这和解剖实习没什么不同,只是对象是活着的还是死掉的而已吧?”

“对……”

他们依然看起来十分焦虑,手指还在发抖。

“怎么了,还不快点给我去!”

“知……知道了……”

“快一点,另一个的手术应该早就已经做完了。”

另一个……

手术……

“你说什么?!”

“你们……对绿谷……做了什么?”

轰挣扎着发出微弱的声音。

“喔,肢解成那副模样居然已经再生了吗?”

“你朋友那边的情况可是有点复杂啊……”

“虽然对这些成为你的临死前记忆有点忌惮……”

“这么跟你说好了……”

“现在他应该早已经被丢弃了吧。”

呵……

感觉快要窒息了。

一直装的像个乖孩子一样。

“啊啊,对了,实验动物就是要丢到垃圾处理厂的。”

是吗……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已经没有必要继续忍下去了。

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

他发了疯一样挣扎,束缚具变得就像泡沫一样脆弱不堪,瞬间就断裂破碎。

“喂喂,不可能……”

他把头转向惊慌失措的施暴者们。

现在……




“什么声音?”

从前面传来的。

该不会是轰同学吧……

轰同学……被这么过分地……

幸好已经来到了。

这么想着,他推开了前方的门。

映入眼帘的却不是荧屏上的场景。

屋子里一片狼藉,遍布着碎片和血迹。几个不知是死是活的人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不知什么时候起火了,浓烟滚滚,热浪混着浓浓的血腥味扑面而来。

一个人背对着他。

“轰同学?”

那个人转过头来,淡淡地瞥了他一眼。

确实是轰同学,但是……

“你是谁派来的?”

轰冷冷地问。

“你这家伙,果然也不是什么好孩子……”

一旁的被打趴在地的神田费力地撑起身体。

“闭嘴……你想让我怎么杀你?”

眼前的轰,似乎很气愤,绿谷还从来没有见过他真的生过气。

“晕过去了啊……”

毕竟都已经被打得不轻了,现在失去意识也在所难免。

轰松开了拎住神田衣领的手,把这个昏迷不醒的家伙丢到一边。

“轰同学……怎么了……?”

“从刚才开始……就有点奇怪啊……”

绿谷连话都快说不利索了,因为此时的轰散发出来的气场,几乎让人浑身都在颤抖。

“啊?”

一只手以极快的速度钳住了他的脖子,然后直接撞在墙上。

“擅自这么说,我也很困扰啊……”

就这样被轰紧紧掐住脖子按在墙上。

“轰……”

喘不过气来,脑子里一片空白。

“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

他喃喃地重复着,直到松开手,把绿谷轻轻放在地上。

他低着头,完全没有注意到房顶的异常。

天花板上的裂缝迅速扩张蔓延,仅仅是几秒钟的时间,就“哗”地全部坍塌下来。

这个屋子……早就已经不能再待了。

碎块就像一堵墙阻挡在绿谷面前,粉尘也多得让人看不清状况。

“等等,不要走啊!”

这个时候,真希望他能听得到。

tbc

果然……写自己不喜欢的部分会很痛苦。

我想看咔酱,看咔酱,咔酱,酱……

pupa原作里的角色都是些变态啊……小英雄里的大家都那么可爱,实在不忍心让他们做那些糟糕的事情,所以pupa里的那些奇怪的酱油角色都保留下来了……



评论

热度(4)